涟在

风雪思人归

绝望书

歌唱夏天的黄叶坠落于世间,
滞留之鸟腐烂的尸体像是宣判无疾而终的爱情,
在终日雾霾的空气里开出缄默的火花。
大地下的天空是坟墓的伊始,
而终年不见的阳光,
是否倒映在天一方的海洋?
尚未存在的黎明,
在瞳孔烙印出深深的痕迹,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流放者。

2017/1/9/5:33

我他妈2015年2月写的凯源同人,这都2017年了没写完

我是不是一个辣鸡?
是。
我是。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我爱凯源,从2013到2017,从未停息。
但是我太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打死我自己啊!妈的还不睡觉!
操!

【2016.11.14】也没有以后


【蝴蝶效应就是你干出的第一件蠢事哪怕在很多年后也会依旧干的出】

陆柒是个挺倒霉的人,至少在他的两个好姐妹眼里,确实比普通出柜的同性恋者要倒霉很多。

高中的时候,陆柒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同桌秦子风,原因是秦子风上课总爱摸他,摸的还是他肚子上的三圈游泳圈。那个时候陆柒一百八十多斤,胖的不像话,可是他的同桌秦子风就不一样了,重点高中的学霸,个子高长得帅,身材还一级棒,每次路过篮球场陆柒都不敢瞅他,害怕别人知道这个丑陋的胖子是秦大男神的同桌。他觉得秦子风摸他是因为学霸不为人知的小癖好,或者是他并没有表面上讨厌自己,反而还有点喜欢自己?陆柒想,天底下大概只有我们两个共同知道这件事了,想着想着他做出了改变他人...

【2016.12.21 】想不起来后续了 哈哈

没有名字的小产物?
大概不会完结。
嗯,orz



秋末的凉风吹走地面上淅淅沥沥的梧桐叶子,在地面上翻滚了几圈后被过往的行人踩在脚下。

苏秋紧了紧夹克,加快了步履去了一家网咖。他其实有很多年没有去过网咖了,那个时候他还经常和大学室友通宵玩联盟,整个大学过着堕落的日子,专业没学好,成绩也稀里糊涂,好不容易毕了业,工作也在前几天丢了。他开了一台机子,输了了当地的应聘网站投了几分简历,便开始玩上游戏。才刚刚拿到一血,网咖二楼突然冲出几个青年,动静闹得太大导致很多人侧头想看个究竟,一个看上去向高中生的男孩直接从楼梯滑了下来,“楼,楼上杀人啦!”,他惊恐的大喊道。

听到这位少年惊恐的话语在座玩游戏的也坐不住,接二...

【2016.12.29】


初次相见,三月惊蛰。

长桥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他撑着油纸伞微笑的向他招手,少年低头匆匆跑过,像是身后的长衫人是吃人的鬼怪。

而后三年又三年。
长桥上总是站着的人换了又换,独那一课老槐树,虔诚的,等待着他人还乡。

大雪纷纷,庙前人等不到鬓如霜,落寞的放下心里的供奉。他知道长衫人去了远方,许是已经高中,深居庙堂。当年得以有幸遇见,已是不往此生。也许相见还能道句久别重逢的珍重珍重。

岁月漂泊,他终于又等到三月惊蛰,长衫人眉目仿佛温柔了十方春冬,刹那间,诸般滋味难诉只能哀恸于心中。那年擦肩而过步履匆匆,多少相遇能够有始有终。

他如今只剩下一句别离,万般情衷来不及说,徒留一场南柯梦。

长衫人又站在那儿,老槐树苟延残喘...

——Enchanted——

飞蛾与湿婆


红尘万里,风云剧变。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看尽桑田沧海,当时的离别太匆匆,

天地浩大,只问何日再相逢。

——cherry——

我发誓,我有空就回来填坑

我发誓!
我不填坑!
我就去吃屎!
让我永远发不了财!
让我永远脱不了单!
让我永远抢不到添福宝演唱会的门票!!
嗯!
真狠。

———天————空————

存货

存货

——骑士——

“每天都来看你一次。”
“……”
“给你带了我今天新采的花。”
“……”
“明天见。”

2016-4-1

唯有少年与梦不可辜负。

很久没有安静的来乐乎上了。

感觉自己每天都忙的飞起,吃各种安利。
没有时间去填坑,没有时间去想新的脑洞。
最近的魔道祖师真的太棒了,感觉首页都炸了。
嗯,
我也炸了。
还是那句话,加油,做一个高产的人。

哦。弹幕的秘密一年了,还没有完结,
我真是一个
脱稿狂人。
没救了。
晚安。

新年快乐

希望今年的自己顺顺利利

能够高产,至少不要再没填坑的情况下又出新坑

早日脱团


猴年吉祥,万事如意。


我要写BG了哈哈哈哈哈我日

我知道,瞎JB写。反正我有那么多坑,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辣,要不是屋里小玥辣么高产,嘤嘤婴我也不会整天脑洞大过天,就是不写。

第一次 写BG还有些不习惯呢

师徒

年上

啊不,姐弟?乱伦?好吧我还是走吧。

“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

我中了ABO的毒。

圣诞节快乐。晚安。

你不会死,你不会输的,跟着我,我护你,我保你。别怕。

赢了的感觉怎么样?

那我呢?

“你更英雄。”


【凯源是糖,舔到忧伤】

卧槽大晚上被ABO的凯源炸醒了!!吃了这安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炸了!!

小脑洞,不长,2333333




  昆仑的雪已经落了三天三夜,堆积的大致淹没过膝盖,曾有一段难熬的时光让他遍体鳞伤,却又终日活在麻木的挣扎和虚妄之中。这世间繁华太多,人影交错着,来来往往,脑海中终究只是那一人让他甘愿陷入深渊。


  这是莫雨离开他的第五年。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面目渐渐开始模糊,如这昆仑雪簌簌纷纷地在他身边辗转,停留,随后没入地面,消失殆尽。


  莫雨叹气随后将眼里的思念藏匿,“人世造化,千般万般,谁又能真正的于这浊世之中理清世间诸多缘由?”他捏紧拳头,只要他,他待我如初,管他世人如何言我,对我,我都觉的值得。肖药儿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二人无言...

k远【弹幕的秘密】

  距离马思远出院已经快一个月了,karry决定带他去医院进行复查。入了深秋,温度开始下降,karry时刻担心马思远的身体,虽然这个乐观的小兔子一点都没在意自己的身体。

“你等一下送我回自己的家,我要去拿一些东西。”马思远在车上说,刚从医院出来的他心情好了不少,主要是各方面检查都出乎意料的正常,不出意外应该年后就可以正常的吃一些食物,而且重要的一点马思远可以继续玩电脑游戏了。

“想想今晚可以玩游戏,录实况我就好开心,你知道么?我再不回去,就成失踪人口了。”马思远拿出手机登微博,一连串消息提醒让他差点拿不住手机,“哇,都是粉丝发来的私信耶。好多人问我怎么不录游戏了,哇,还有人问我是不是回老...

新脑洞互换

我想了想还是互换了一下比较好写一点。怎么说呢,源源应该是那个想勾人的小精灵一般的人物。


王俊凯一个学习音乐的大学生  艺术天分非常高 但是从小他的身边朋友很少 家人也很少关爱他 孤独让他难以跟人群相处融合  直到他在大学遇到一个叫王源的同学 他们相处十分融洽 默契十足 王俊凯喜欢作曲 王源就帮他填词 可是毕业的时候王俊凯却发现原来从来没有王源这个人存在过  王源是谁?他到底真实存在么?王俊凯最终被送到精神病院 每当他一个人处于极度痛苦的时候...

© 涟在 | Powered by LOFTER